ID85490圖1.jpg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詩:韋應物〈滁州西澗〉;圖片:〈豐子愷的抒情漫畫〉)
    這是一首很有禪趣的詩。特別是野渡無人舟自橫此句,可謂詩林中的奇樹。這個字尤其精妙,增添了畫面的動態感,賦予無心的小舟自主的悠閒。試想,在一個急雨的春日夕舂,渡口少了遊人渡客,這條小船就自顧自的擺蕩,隨著潮水慢慢地打橫……這是一個脫離常態的瞬間,平日被操縱的客體,成為自然界中唯一的自由主體
    行走人世,我也嚮往野渡邊的小船,無須承載負累,忘卻悲歡離合的人間送別,就做一個自在、孤獨的夢遊者。如果旅程沒有方向,甚至連旅程也無,那麼,這種無心的時刻,是否就能有無我的暢快?

    是,人生於世,畢竟有無數未竟的責任,以及釋之不去的情與義,讓人無所遁逃於天地之間;唯有心地寬廣,悠然自慢,才能不被塵世枷鎖羈絆。所以我最愛在月光下自我釋放,以銀河作為我這艘小船的生命之海。徜徉月光下,「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裏。」

    猶記得我意識中許多純淨的時刻,便是發生在月色之下的:或許坐在公園裡,或許是信步在喧鬧的街市中,只要有一片月,蒼茫也好,皎白也罷,那一種超出平常自己的經驗,就發生在這種可以想也可以不想的感動中。

    我曾經獨據公園的長椅一角,為了生存的意義哭泣,在月光之下,所有的眼淚都變得不再悲傷,只是一種浪漫的發洩。也喜歡浸淫月色中,身心靈放空的時刻,所有的智慧武裝、專業形象,盡皆從我生命中出走,而所有的愚昧偽善,都不過是月光下的一片陰暗。每一天我都想好好看一看夜空,彷彿,仰望的姿勢是一種神秘的儀式,讓我的想像和心事,上達天聽。佇立吐高吟,舒憤訴穹蒼, 千姿百態的月夜,是我更接近自己心靈時,最美的舞台背景。

    我們的生活需要「空隙」或是「留白」,讓焦躁的日常得以暫停,心靈可以沉澱,身體可以喘息。講究效率,心情不由自主隨著報表起伏的高壓族群,最需要流浪或旅行。只有暫時放下業績考評,屏除優勝劣敗之心,才不致讓自己迷失在競逐之中,茅塞本心。何妨就慢慢走、細細看,也許「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感動俯拾即是;靜靜聽、輕輕探,大自然的呼吸與身體的韻律自能感應。

    米蘭˙昆德拉在《慢》之中提及:「慢的程度與記憶的強度直接成正比;快的程度與遺忘的強度直接成正比。」有人上夜店追求一夜情,省略了含蓄、曖昧、了解的種種繁複過程,將之充作是快速處理情欲的解藥。快速的上床、刻意的匿名、無情的離開,一切都是為了――加速遺忘。遺忘的強度越大,背負的污名越容易隱匿。這不正是米蘭˙昆德拉所說的:「快的程度與遺忘的強度直接成正比」?

    「速度是出神的形式,這是技術革命送給人的禮物。」從此以後,慢的樂趣失去信徒,無所事事悠閒的人,反而被批評為失落、缺乏行動強度的人。因為慢的理性讓一切都「瘋狂」不起來,不適合孤單現代人的靈魂需要,更配不上慾望的盲目性與自我遺忘的催眠。

    但真正理性的愛,長久的懸念,與動人心魄的美,需要藝術化的經營。就像你想欣賞整個夜空的美,必須拼湊一整夜的各個場景,快不得。因為美須從「慢」提煉;美需要「記憶」的時間。真正動人的美,會反覆在你的記憶中重現,而快與衝動是不會有明天的。

    就像那一艘無心自橫的小船,慢慢悠悠地隨潮擺盪,卻成為江上最具風神的主人;也像每個夜裡與月兒「相看兩不厭」的慢郎中,透過對月的密語,找到去煩解憂的魔法。是激情而亢奮的麻痺,來去不留痕跡;而「慢」的餘韻淡而幽遠,清而秀雅,卻讓人愛得自然又簡單。

ID85490圖2.jpg

=====================================================================

慢學院精心推出體驗活動,享受慢慢來的生活~

兩人成行   

 慢學院~慢活體驗(A)

 慢學院~慢活體驗(B)

六人成行  

 慢學院~慢活體驗(神祕湖)

慢活體驗參考行程(請點我)

 

單純活動體驗

活動體驗說明(請點我)

 

歡迎私訊慢學院粉絲專頁洽詢喔!(請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慢 學 院 (andanteschool)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