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還是一個慢活的生手,但相對於過去,同一時間必須解決好幾件事情所帶來的麻煩,還要能立即排除由手機訊息和電話裡,穿插傳遞的急迫意外狀況,如果與那時的精神狀態完全是沈浸在「如何能更快速達陣」的緊張焦慮相比,目前無疑選擇了更適切的方式去「過生活」——知道如何使自己沈靜下來。

       從一個慢活的生手出發,學習不再以追趕昨日的疲勞去把今天拚搏殆盡,而是懂得用全新的一天去期待好事發生,用心去體驗生活裡,一兩件微小事物,帶來的舒緩情緒與平淡幸福,我想這大概就是「慢滋味」。

 

「三度空間」讓生活陷入疲憊深淵

        過去盲目追趕 Dead  Line的耗竭式工作:一切先以「速度」為導向,過關後再以「準確度」威逼,兩者達陣後還要強迫將沒有標準答案的「完美度」,奉為個人作業圭臬。這樣不能喘息的「三度空間」成為日常標準型態,在裡頭度日如年時,僅能時時刻刻找藉口安慰或麻醉自己——正所謂這樣,我們此一族類,才算具有專業訓練和社會認定的價值可言吧!

       但人生的價值,是迎合別人目光來界定自己的嗎?

       把人腦演化成機器,為快速而拚命,到後來失速出了毛病,那些被要求的準確,通通都變成使命必達之下的另類粗糙,最後連家人朋友生活都陷進職業病的疲憊深淵,如:反覆不耐地校對他人的錯誤,每天都處在「於不疑處有疑」的壞脾氣裡,對自己殘酷地吹毛求疵。那時 Out Put  過度的腦袋,像沙漠在渴望著綠洲;天天作戰的身心,隨時隨地都在找尋有沒有能讓自己頓悟的契機。可是,「頓悟」來得越快,接踵而至的是更多的「頓迷」。

 

「快」有害    頑石點頭」代價高

       兩個月才會反覆一次的眩暈週期,怎麼半個月就來報到?

       本來服用的加強錠,確實像廣告文案說的,會快速又有效遏止劇烈偏頭疼,但後來神經的抗藥性,怎麼會茁壯得比智齒痛還兇狠?

       原先只是長時間僵直的韌帶鈣化頸椎炎,怎麼會變成雨後春筍,陸續於脊椎的第三四五六關節冒出骨刺?那一根根劍拔弩張的「頑石」,不斷地探測自己在客戶面前

「點頭」、為五斗米折腰時的耐痛指數。

       身體透過症狀,在警告重要的訊息,但知道並不代表理解。有時選擇忽略,也許是無奈的責任感;有時漠視妥協,可能是對身外物從來沒有滿足於追求。

       因此,眼睛視而不見,耳朵聽而不聞,嘴裡常怨身不由己,但學不到教訓的雙腳還是沒有實際行動。唐朝詩僧靈澈言:『逢人都說休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

       追逐社會價值越殷切,人心越不得平靜,無法靜心則萬物皆不可得,到頭來終究還是一場空虛,徒勞無獲。

 

慢慢來,真的比較快

       休長假,為自己身心靈充電再出發。大腦運轉慢下來,虛心體味生活的意義。

       這段期間閱讀時,接觸了禪繞畫。

       一開始還小看了書裡那些反覆的線條圖案,沒想到漸漸地,透過一筆一畫、一頁乃至數十頁,把塗鴉當每日的功課持續著,累積一段時日之後,竟帶來神奇的效應,逐漸按捺了浮躁的情緒,沈澱諸多煩惱妄想和無明雜念。

       不需要什麼專業技巧或壓抑苦行,只需一本不畫線的空白筆記本和原子筆便可執行。可以參照書本的範例元素照著畫,也可以從日常生活周遭事物尋覓靈感,如寢具窗簾、杯盤碗碟的花邊,或盆栽葉脈、螺殼紋路等等,都是禪繞畫塗鴉的好題材。

       最重要的是,專注筆下,有耐性,慢慢地的塗鴉,讓腦袋放空,自然的數息,便發現那些圖案線條會自己疊床架屋,把焦慮不安藉著筆端渠道排解而出,畫頁裡呈現一幅幅療癒心靈的圖案。

 

塗鴉,重啟眼耳鼻舌新感官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禪念,藉著塗鴉心領神會,逐漸開啟自己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新生感官。

  在身邊的總是好久不見

       以往感官的眼,都用來觀察職場勾鬥,吃過幾次悶虧後,好像以為已經能分辨皮面與真心。

       而靜定之後重生的眼睛,在以前通勤時只會盯著紅燈讀秒的八線道馬路邊,會因為好奇而踅進一條彎折的小巷。

       觀照左右腳踝起落緩步的節奏,順從植物吐納的能量引導,來到幾棵兩樓高的水黃皮面前。曲度有形、潑灑白斑點的合抱樹幹,是童年鄉間掙脫鞋子羈絆的我,最佳友伴。小時擅爬樹愛遠眺,兩腿垂盪在粗壯的曲幹上,置身繁茂綠葉叢中,秋老虎季節才綻開的粉紫色穗花串,風來搖撼,像落雨的碎瓣,從枝枒飄飛鋪滿地面……此時綠蔭下,手扶樹身中年的我,仰臉探看——啊,怎麼一直都在身邊的老友,卻總是好久不見?

  讓你「看見」事物本來的面目

       過去感官的耳,蒐集工作歷練,儲存老鳥經驗,以為自己多麼善於聽出「言外意、弦外音」,很能探測對方嘴裡說的和心想的正好相反。

       在潛心塗鴉禪繞畫,心境澄明的時刻,才真切體會出陶淵名的『心遠地自偏』。即使處在車水馬龍的城囂,耳蝸裡一千隻絨毛細胞,敏銳地濾雜訊,清晰捕捉陽台上有嬌客來訪。抽絲剝繭輕易就能分辨三種不同的鳥鳴顫音——可別莽撞探頭驚跑了牠們,且仍專注筆下的線條圖案,依然慢慢數息,隱約間那歌詠的聲符,在腦海繪成了有形有狀的樣貌,豆眼靈動,紅喙張合,羽翼斑斕,那般跳躍歡快的景象,如在面前。

        沒錯。正因為用心的關係,耳朵讓你清楚「看見」,生活裡諸般細微事物的本來面目。

   化無形氣味為有形機緣

        以往覺得有Sense 才等嗅覺靈敏,才足以掌控比稿現場有你無我的攻防氛圍,適時投主客所好,閃曝企劃的亮點,爭取提案奪標。

        但現在著眼筆下佈滿頁面的樹葉、水珠、花瓣、藤蔓,皆在鼻間傳達鮮活的生命氣味。你把那些無形的氣味,畫成一幅同心圓,屬意於緣外有緣,相信『萬事互相效力』;你也把那些無形的氣味,畫成一幅捕夢網,讓好夢陪伴著熟睡的自己,釋放所有勞累,心安理得、靜定無慮地迎接更新的一日。

   新生的味蕾讓生活有餘味

       過去除非針鋒相對,否則舌頭不必浪費精力去細究層次滋味。一切只為了果腹的食物,不用管陳設美不美,只要盡量剔蕪存菁,以便分心時也不會阻礙喉嚨囫圇吞嚥,這樣才能在有限的用餐時間,一邊糊塗咀嚼(所以不能有骨有刺)、一邊認真思索,以便充分達到一心多用的目的。

       靜心無慮、行坐安然後,一切不同了。一顆心,在一個時間點,一次只為一件事情用心。一心一用不但沒有浪費時間,反而度日有餘情。舌尖上新生了一萬個味蕾,親手烹調薄鹽乾煎竹筴魚,找出精美綠磁擺盤,點滴檸汁,像欣賞一幅色香味的美畫,不急不躁地一根一根揀出腹肚細刺,箸尖輕挑起金黃魚肉入口,品嚐的不只是竹筴魚,還有一整個漁港小鎮濃郁的海風滋味。

 

享受當下   以愉悅的心祝福自己       

        以往過去,感官的眼耳鼻舌,在爾虞我詐競逐激烈的洪流中,被那樣驕狂無畏地延伸利用,難道不覺無趣懊悔?

       出迷覺醒,正因為慢下來,時間才跑出來,讓你我有機會,把紛亂的心安撫,將自己融入簡單事物的美妙核心當中。

       生活應當就是這樣,享受當下做好每一件事情所帶來的愉悅感,把這份愉悅的心念,化為對自己的祝福,以抵擋往後人生中的試煉與起伏。

     

 

     

創作者介紹

慢 學 院 (andanteschool)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