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在臺灣,慢下來(文/袁*)

袁嵐-1.jpg袁嵐-2.jpg

 

我是來自大陸的交換生,在臺灣度過了不算太長的半年時光,如果讓我用一個字來形容臺灣,我想是“慢”。

“慢”在這裡絲毫不是懶散低效之意,而是,整座城市、整座城市的人,似乎都不那麼著急,不急著去趕車、不急著去賺錢、不急著去證明自己。

臺灣的交通十分有序,尤其是公共交通,有序到什麼程度呢?每輛公車,都有固定的進站時間,這個時間寫在站牌上,你也可以通過手機和電腦查詢,只要看準時間,那種落跑新娘般拎著裙子飛奔趕車的情況,根本不可能發生。

所以,生活在臺灣的人們,出門坐公車,都是慢悠悠的,有條不紊的,這種閒適的感覺起初令我非常新奇,也讓我喜愛無比,以至於現在回到了大陸,每次趕公車、等公車我就非常思念臺灣。

臺灣的公車不僅時間穩定,司機態度也是沒話說,顛覆了我對公車司機大叔粗嗓門、暴脾氣的以往印象,他們會下座位攙扶上車老人,在廣播裡有禮貌地告知路況,下車時每個乘客都會對司機說一聲“謝謝”,他也有禮貌地回復你一聲“不會”。

剛到臺灣的時候,哪裡都不熟,也不認識什麼朋友,真的就是每天拿著學生卡去坐公車,一個人慢慢懶懶地耗個半天,看著沿街的建築和人,記住一個個有趣的地名,聽著嗲嗲的臺灣普通話報站,還有基本靠猜的台語報站,感覺很有意思,許多故事和心情,也都是在坐公車時放空大腦醞釀的。

臺灣沒有臥鋪火車,縱穿最南最北的高鐵,全程耗時也不過一個半鐘頭,全年都能買到五折的學生票。我的編劇課老師,曾在大陸坐過一次臥鋪,他在課堂上說起這次經歷時,滿臉都是“真的好好玩啊!”的呆萌。

除高鐵之外,臺灣的普通火車,全都是可以用公交卡乘坐的,從來不存在什麼買票難啊春運擠啊之類問題,隨到隨上車,除上下班高峰期,幾乎次次能有座位。

因為交通的有序,讓臺灣的整座城市慢了下來,不用趕、不用擠,可以牽著身邊的人,可以看著一路的風景。

臺灣是一座摩托車很多的城市,當然,在臺灣,摩托車有一個萌一點的名字“機車”。一條馬路,幾乎有半條是機車道,其數量可想而知。十字路口紅燈突然變綠燈時,兩邊的機車瞬間湧入,感覺像兩撥古惑仔要開始打架。

如果在大陸,四五十歲的大學教授,騎著機車來學校上課,這種場景是讓人無法想像的,會感覺窮酸和很不嚴肅,但是在臺灣,這並不難見,因為機車實在太方便了,輕巧自如,找停車位也不麻煩。教授騎著機車,也絲毫不會覺得丟臉,遇見打招呼的學生,他也開心地說“嗨”。

感覺臺灣人沒有那種“我都是中年人了,我還開機車,不是開小汽車,我過得好糟糕,我賺的錢不夠多……”的負面情緒,他們給我的感覺是“別人開小汽車是別人的生活方式,我這樣的生活方式也很幸福。”

他們真的不急著賺錢,他們享受當下的生活方式,怎麼舒適怎麼來,而急著賺錢急著成功這種事,在臺灣沒有生長的沃土。

我在台中市一個叫田尾的小鄉村裡呆了兩天,那裡有一家叫“舒宿”的小型民宿,民宿老闆是成哥,一位35歲左右的中年男人。

說他是個民宿老闆,實在有點太過牽強,他更像是一個隱居者。

他的民宿開在田野裡,沒有任何一路公車到達,預定他的民宿,你只能在網上提前預約,然後約好時間,他開車來火車站接你。

民宿雖然開在田野裡,但是極具設計感,每一塊磚都是他自己砌的,每一件傢俱也是他自己打造的,只有三間房,兩間小屋,一間大通鋪,加起來也只能住下十來個人,其實房子還很空,但他絲毫沒有加床位的意思,他不喜歡人太多。

屋外是一個私家花田,品種特別豐富,單單鳶尾花就有十多個品種,花田中央是一張餐桌,每天早上,客人們可以坐在花田中央吃早餐,畫面簡直就像一副風景畫。

這樣世外桃源般的民宿,應該很貴吧?並沒有,每人500新臺幣,折合人民幣一百塊,四人同行還打八折,也就是我們只出了一人八十塊。成哥說,他希望年輕人們可以一同出行遊玩,這是他年輕時就很嚮往的。

更有趣的是,只要你有才藝,你是可以免費入住它的民宿的,成哥家民宿的牆上,有很多彩繪,他說這是某某美術學院的學生畫的,他因此免費入住了兩天。

臺灣的四月,是鳶尾花開得最美的季節,成哥這個月份會專心養花,嚴格限制客人數量,好像對他而言,養花比開民宿重要,生活比賺錢重要。

民宿老闆,歸根到底算是個生意人吧,可成哥絲毫沒有生意人那種忙著賺錢的樣子,他把開民宿當成一個業餘愛好,慢下來養花種草,慢下來交朋結友,鼓勵年輕人的興趣愛好,他是生意場的隱居者。

臺灣作為一個島,四面環海,我這個內陸的南方姑娘,一輩子見過的海也沒有在臺灣一個月見得多。

我家住江西,第一次看海,還是在很小的時候,全家一起去廈門玩,坐了好久的火車。在臺灣,看海就容易多了,下午如果放學早,4點半從學校坐公車出發去海邊,5點來鐘就能到,海邊玩玩水,不一會兒就能看夕陽了。

不麻煩也不匆忙,“海”就像是一個鄰家朋友,想見他的時候就不急不慢地去見他,不用收拾行李,也不用準備盤纏,揣著一張公交卡就夠了。

還記得第一次在臺灣看海,我在海岸邊盡情玩著水的時候,感覺自己像一個暴發戶看見了自己的黃金萬兩,海就是我爆發的財富,那一刻,我感覺自己擁有了整片海。

臺灣真的不是一個多大的地方,可為什麼一想起它時,光是細節就夠我回味很久。

在臺灣的半年,我整個人慢了下來,不急不慢地趕車、心平氣和地看海、對未來不憂愁也不懼怕,原來生活也可以這樣,生活應該是這樣。

創作者介紹

慢 學 院 (andanteschool)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