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名文章分享】一場花開的時間—記阿曼島慢旅(文/周美珊)

記得離開家門開始旅程的那個早上,露台上的栀子花還含苞未放,回來的那天卻發現它早已熱熱鬧鬧地開滿了一整盆。覺得似乎錯過了一些什麼,或者,更準確地說,也許我什麼都沒有錯過。

從南向北橫跨,位於檳城威省海外的阿曼島(Pulau Aman)是我馬來半島旅上的最後一站。原以為作為一座聞名已久的海島,阿曼島至少該有我所想像的商業化,但它沒有;再至少,它也該長有旅遊景點的風貌,但它還是沒有。它遠比我所能想的還要淳樸自然,島上的風景與人把生活和時間編織成最寬鬆的模樣。

⋯⋯

我卻最喜歡這裡了,我想,與其說在這裡旅遊便也是一種生活,還不如說,在海島上簡單生活的每一天都是人生旅行。我在阿曼島上學到了更緩慢的生活步驟,也體會靜寂的可貴。

阿曼島位於馬來半島上,四季皆夏,有用不完的陽光和海。海鮮才是人們給於這座島的標籤,來過這裡的人都不免齊聲歌頌島上只要二百五十塊新台幣就可吃到的巨型瀨尿蝦。

但,如果能在吃飽後,揣著一顆新鮮椰子到島上的馬來村莊裡走走,看看村里的高腳屋、馬來小學、穆斯林禱告房、羞澀的小女孩還有到處亂竄的甘榜雞,再聽一聽當地人節奏明快並且聲調起伏明顯的馬來語對話,就會發現阿曼島更值得人們所念想的,絕對不會是海鮮。

村里的屋子蓋得很集中,幾乎每走五步路就到下一間屋子,密集卻不令人窒息,反而很有狂歡的熱鬧。村里有最現代的磚瓦屋,也有最簡陋的亞答高腳屋,到處都種滿了花,馬來民族天性愛花吧,幾乎每棟屋前都種了花,伴著海,一整座島就泡在沾了海水的花香裡,鹹與甜交錯,淡也濃郁。

我猜想村民們的感情一定很好,因為幾乎每一家屋子前都擺有沙發椅,也因為住戶密集,面對面兩家的沙發椅之間的距離很短,讓一個高有一米八的漢子橫躺在路上,頭與腳就可以頂到兩家人的沙發。海島上最不缺海風與樹,有的人更是直接在樹蔭下的吊床上午睡。那種感覺很奇異,走在鄉間的小路會錯以為自己行走在各家的廳房。島上的村民們對不時出現在家門前探頭探腦的遊客更是視而不見,自顧自地喝著加了很多冰的玫瑰露(Air Sirap),過他們的小日子。

我呢?我只安安靜靜地在他們身邊走過,從高腳屋窗戶斜垂下的百葉簾的花樣,和空氣裡飄散的清潔劑味道,去想像每戶人家的生活面貌,和歲月靜好的模樣。

阿曼島的海邊沒有太多人工雕琢的地方,甚至連乾淨都算不上,可以看到朽壞的木舢板就隨意地擱在海灘上,看到漁民粗野無禮地大聲叫囂著,還有水草腐壞的腥臭味。我走在漁港邊,隨手拍一些爛木頭的照片,或蹲下撿拾幾個形狀怪異的不知名殼類,抬頭時與一名坐在屋腳木梯子上的馬來老婦對照上面。馬來老婦圍著棕色巴迪布頭巾,努力地把臉皺起來想給我一個善意的微笑。老婦笑容裡每一個笑意的皺折都足以壓死漁港上肆意亂飛的大蒼蠅。就是這樣,你千萬不要奢望阿曼島擁有漂亮的黃金海岸,這裡的海卻比任何一個黃金海岸還要真實,也因為真實而漂亮,它就與這裡生活一樣,本來就透著破敗的美感。

馬來穆斯林們天性樂觀知足,於是時間在村里變得非常有耐性,是捏碎了一點一點地過。雖然在這裡做每件事都不太認真,我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還要認真地生活著。我在島上過了幾天乾乾淨淨的小日子,入夜便睡,睡醒了去看海吃海鮮,我可以一整天都不跟任何一個人搭話,也在有興致的時候和各種缺牙的幾個小童玩。最常做的事還是看海,無意識地盯著海面,這個動作的重點不在看海而是發呆,不論是真的發呆還是裝的,都好。

我知道的,沉浸在阿曼島的這一段時間裡,城裡的那些人們還在繼續著我過慣的日子,重複著那些有關生活或無關生活的每一件事。生病、上班、回家、約會、上網、開趴、夜衝……我沒有脫離這一切,我也不打算脫離這一切,反而因為被暫時遠遠地隔了開來,才有餘力把自己把生命看得份外清楚,了解在喧囂庸碌的都市生活中,也許自己最期待的,只是親眼目睹一次安靜的花開。而若能在阿曼島上想起家也好,想起家便是該回家的時候了,恍若回家也是另一個旅途的開始,也讓人欣喜、也讓人期待。

對了,家裡露台上那一盆栀子花,開花了嗎?

創作者介紹

慢 學 院 (andanteschool)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