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分享】十九歲的那趟日本旅程(文/楊逸忻)

我是英文系的。但是好奇怪,進了系所之後,我卻迷上日文了。
十九歲那年夏天,身為素食者的我,經過學姐介紹,在古都奈良的素食餐館找到了打工換宿的機會。然後,毅然決然的去了日本。

一定以為我要說起打工換宿的生活是多麼有趣吧!
錯了。

打工換宿是份工作。而無法動腦的工作,對我來說,對很多人來說,就是工作,為了餬口、為了安穩的床鋪。

然而,我卻在工作的同時,體會到了旅程。
生命裡第一次,啟發我的旅程。

和兒時不同,不再有著牽著我小小的手的媽媽,或是吃著各種異地美食然後拍照傳網。

當媽媽送我到機場的時候,我放開了她的手,義無反顧的、沒有回頭的走向登機門。

我常在想著,為什麼我能夠不帶一絲畏懼的前行呢?當我在日本的時候,我也曾想,若是此時,我回頭看了,是否能看見媽媽帶著淚光不捨的望著展開翅膀準備離家的我?而我,若見了這表情,是否能繼續跨步向前?
拋下愛我至深的家,尋找自己?

我帶著莽撞無畏的心開始了這趟旅程。

我還記得,在飛機上的時候,這麼告訴自己───等我坐著回台灣的飛機時,心裡頭一定會想著"這麼快就結束啦!"。
然後我下飛機,因為坐的是廉價航空,我在關西機場和一群旅客徒步走了好一會兒。
天空烏漆漆的,但是我彷彿一抬頭就能看見每個小小的期望點燃了火光,在夜空裡閃耀著人們的夢想。

我在機場睡了一夜。
那真是太傻了,一面擔心著行李,一面比較著家裡柔軟舒適的床和機場硬梆梆藍色長椅的不同。

我還是個孩子,每個體驗對未來的我而言都是如此珍貴,能成為一個怎麼樣的大人,就看現在經歷過甚麼,如何去內化它們。

是的,我從這體驗裡得知,未來的我,不會在訂八點從台灣出發到日本的聯航機票了!

來談談我的工作吧!

我在素食餐廳打工,沒有薪水,老闆娘提供我住的地方,還有三餐。
這個素食餐廳,就是所謂台灣人說的"素食",沒有五辛、當然也沒有動物,不過有奶素。
這對素食者來說,尤其是有宗教信仰的素食者而言,是非常難得的店家。

被這麼多廟宇圍繞著的這城,卻沒有幾間素食店家(沒有五辛的素食大約只有一間了),也算是種文化衝擊吧!
想起了常去的行天宮,外頭總有個賣素食冬粉的老婆婆;而我從小就讀的龍山國小,龍山寺外頭,也有著多間素食餐廳呀!

因為日本是個肉食主義社會,素食店真的非常非常少;也幾乎沒有幾個店會在菜單上順道附上幾樣"素食"餐點。

因此,來到店裡頭的,也有一半以上是外國人。
"來日本玩的,很多人都會來奈良,而吃素的人來奈良,一定會來我的餐廳!"老闆娘是個溫柔的婦人,她常常笑著,口氣裡稍微帶著點驕傲的這麼說著。
我喜歡她為人付出時,臉上那引以為傲的神色。

她曾有著比店主人更令人讚賞的工作,但是為了使素食者在奈良有地方吃飯,她決心開間素食餐館。
她的餐廳總是赤字,然而,她有著兩個孩子和一個年邁老母要照顧。
有時我們準備了一整個早上,到了中午,餐館裡卻一個人都沒出現。

某天,切菜切到一半我問了她「阿姨,餐廳的工作會做多久呢?」
她正在鍋子那,煮著我最喜歡的那道"甘辛煮",聽到我的問題,她放下鍋裡攪拌的筷子;轉過頭,沒有猶豫,笑笑的答道「到死為止喔!」

她有著她的執著。這樣堅決的、辛苦的執著,我羨慕著。
她的執著讓她的工作變得看不見盈虧,她看到的是每個踏進店裡的人們的需求,她看到的是長途跋涉的人們,只為尋找一間素食餐廳的想望。

阿姨放假時,去了兒子在三重縣的懇親會,順道讓我搭了便車去鳥羽,我在水族館裡面過了一個下午。

那是個藍色的世界,之於孩子和父母、各個年齡層的情侶們,那是個不憂鬱的藍色世界;但是對於魚兒呢?對於那些本該悠游深海、小溪的生物們?被豢養在漂亮玻璃缸裡,不再擔心危險四伏、卻再也嚐不到自由的空氣;那是種甚麼樣的感覺?
我喜歡水母,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停留在水母的小小正方型內。我想著,他們知道自己被叫著甚麼樣的名字嗎?我們叫牠"水母"、在日本叫牠"クラゲ",用英文的話他們叫"Jellyfish"。哦!我可愛的、漂浮不定的、帶著毒刺的小生物,你知道他們說你是隻"果凍魚"嗎?
那又可以寫一篇文章了。

後來,中途五天的休假,我去了京都。
我搭上了京都方便的巴士,遊覽了寺廟古蹟。

我住在背包客的便宜旅店,六個人一間房的漂亮古典民宿。名字是甚麼我倒是忘了,但服務員溫柔的朝著我微笑,這我可是記得的。
那樣的微笑,是出於工作的必然呢?還是他們或許稍稍的也在回應著我給的大大笑臉?我總想把它當作後者,那樣的話人生會快樂許多。

我的五天裡面,走了很多地方。
我遇到的"外國人",可能比日本人多呢!走在古蹟當中,到處都是人來人往,我聽到了台灣導遊認真解說著那寺廟的緣起,也遇上了熱心問著需不需要幫忙拍照(風景和我)的金髮外國阿姨。

我沒有花太多錢在自己身上,因為我也沒有太多錢。
但是,每到一個名勝,我會想起家人;從前,媽媽出國時,總會帶回一堆看似不需要小小禮物,那時總覺得沒必要。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到了一間禮品店,你真的會想起最珍貴的人,即使因為價錢,猶豫著要不要給自己買那個"心願成真御守",也不會猶豫要不要買"長壽御守"給外婆。
我們成長的地方,沒有太多機會對你愛的人說愛,但是這樣處處的思念,處處的想著他們收到禮物時開心的模樣,想著這禮物、那禮物對他們可能帶來的好處(長壽御守可能真的能讓他們長壽),這不就是愛了嗎?
不會用手機的媽媽,傳來一份份朋友給的攏長健康資訊,那也是一份愛。
即時我無法每一則都用心看完,但我知道,她在遠方說著,"多加一件外套、照顧好自己。"。
我們總是這樣子晦晦含光的表達藏在心裡無法言說的情感。

在銀閣寺的那段短短的山路上,我望下看去,是個小城。我想著那時的媽媽,她也在某處進行她的旅程嗎?也能夠在平凡日常裡感受到各種不同的人生體悟嗎?我衷心的希望能如此。

然後我去了伏見稻禾大社,我穿過著名的千本鳥居,那上面,一根根都刻著捐贈的人們的祈願。
我走在他們的夢想下面呀!那該是多麼神聖的步伐。

當我回到餐館,我繼續著快要習慣的日常。
某天,我才發現,隔天就是離開奈良的日子了;我才發現,隔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生日那天,我收到的第一個訊息,來自餐館的阿姨,她用日文打了一串生日快樂歌。
我笑了。
然後我哭了。

我二十歲的第一天,就是個說再見的日子。
我在車站外和阿姨道別,她笑著和我揮手,要我有機會再來,我也像其他時刻道別之人會說的那樣回應"嗯!我會再來的!"。

那是個說再見的日子,我該和二十歲以前的自己道別,放下那些不成熟、放下那些曾經的不好的過往……

然後我給媽媽傳了訊息,謝謝她的母難日,成就我的二十年,內心裡小小聲的感謝著她奉獻給我的二十年青春。

我在通往大阪的電車上,拍了好多張照片,我拍的是車窗外的風景。
那天天氣好好!

我吃了一個甜甜圈,然後許了個願。
感覺一定會成真的願望。

我在大阪找了間廉價旅店,一天台幣兩百五,有自己的房間,但浴室廁所要和人共用。
那段期間我沒有在去觀光了。
我在周遭沒有目的的隨意閒逛。

最簡單的方式,不需要任何入場費,不用人擠人,也沒有行程;累了就回房看看書,看看日本的電視節目。
電視呀!我連購物台都看的好開心呢!賣鍋子的代言人,松島菜菜子十幾年前主演的影集,新聞裡和台灣不同語氣嚴肅的主播……

二十歲的開端,在大阪的、我的旅程是好好的休息、重整自己。

後來,回家的時間到了。
我cheak out之後,搭上南海電車,來到了機場。
我和我曾睡過的藍色長椅打了招呼,當然,是在沒人看到的時候,做了個小小的揮手的動作。

那天,關東在下雨。
我又自作多情的暗自回應著天空。我說"某天我會回來的,別哭!"

的確,我搭上飛機後,一如我來日本前說的,我心想"這麼快就結束啦!"。
我和飛機上的一位翻譯的阿姨聊了兩個小時的天,起飛前看我緊張發抖的模樣,她拍拍我的胸口,告訴我不要害怕。
下了飛機之後,我排了隊入關、在迴轉盤上面找了行李。

然後在走一段路之後。
我看到了我的家人。

那時,我感覺到我的旅行結束了,滿懷喜悅的結束了它。
然後,當家人一步步走向我的時候,我向前去擁抱她們。

十九歲的旅程結束了。

但是未來還很長呢!我曾怨恨老天賜與我如此綿長無趣的人生,但現在,我感謝祂,給了我能體會人間歡喜苦痛的生命;只要一點點,我就能看到世界的不同。
一如餐館阿姨和她樂於工作的執著、一如伏見稻禾大社那恭奉千本鳥居的人們的祈願、一如服務生不經意的笑臉、一如一個普通電視節目能給予我的心靈撫慰。

我清楚的知道,我人生的旅途還在繼續。不管出國或是不出國,我看到的每一朵路邊的小小花兒、每一個陸上的建物,都能成為我旅途的一部份,只要我多花一點點心思。

只要我多花一點點心思,媽媽臉上的皺紋、外婆手中做出的尋常的菜色,也將是美麗的風景。

我第一次覺察,生命可以是如此的美妙,只因為多留心於身邊的事物。


最後,附上一張照片。
我在奈良待了短短的一個多月,我二十歲生命裡四百八十分之一。我去過東大寺、春日大社,我也像其他遊客一樣,讚嘆著大佛的宏偉、古蹟的壯麗,也曾在公園裡分著食物予鹿。這當中也拍了無數的照片,但是,當我瀏覽著這些美麗的圖片時,找不到共鳴。
我給自己在百元店裡買了個相框,放了這張照片。
那是在餐館休息時,我獨自去超市,剛好帶了相機,不經意捕捉到的,風光明媚、充滿陽光的日子……
因為能買到比便利商店還便宜的零食、冰淇淋,我無數次快樂騎著腳踏車去的超市。

要是有人看到我從奈良回來給自己準備的紀念照,肯定會疑惑的吧!
但是,當我過一年、兩年,甚至更久之後,看到超市外面藍天白雲相應的景色,我會默默的上揚嘴角的。

這是我的,只有我的,那份珍貴回憶。

我也是、也有著小小的私心的呢!

創作者介紹

慢 學 院 (andanteschool)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