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分享】慢調子的生活-專訪英國「世界慢速組織」創辦人Geir Berthelsen(文/林珮芸)

從聽故事開始想想慢問題?
一位農夫亟欲聘請伐木工協助農場的建設,終於找到一位年輕力壯的伐木工,這位年輕小夥子的工作表現讓農夫很滿意,然而日子一天天過去,他發現筏木工的熱情漸漸消退,工作能力也大不如從前。於是農夫偷偷觀察,第一個月完成了100斤的材,第二個月下降到50公斤,三個月後農夫數數,竟然只有10公斤。農夫很好奇關心年輕人的狀況,伐木工辛勤工作,頭也不抬地回答農夫:「噢!我也注意到這件事,我想是斧頭的刀變鈍了,不過因為我實在太忙了,所以沒有時間磨刀。」在失速的年代,每天忙碌的我們,是否意識到並願意停下來,好好地看清楚前進的方向,以及努力的意義?

台灣人很忙碌,總有追趕不完的期限(dealine),對記者來說,這是俗稱的「截稿日」,然而對一般人來說,這是工作期限。Deadline 這個詞,源於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將軍 Walter Bowie所指的,在戰俘集中營內畫的一條線,戰俘越線者死,這條線叫“死亡線”,deadline 後來也泛指監獄的死亡線。然而這個字時常出現在我們的生活,對努力工作的人來說,職場即戰場?近年來從義大利吹來的「慢活」風,讓我們終於有藉口好好喘氣,坐下來享受一頓美食(慢食運動);旅遊時也可以不必跟團趕行程,有機會在民宿、飯店裡放空發呆,享受獨自的寧靜。無論是「樂活」還是「慢活」,將步調減速成為必要的生活方式,只是,當渡完假回到職場時,人們又回復日復一日、急躁像風速一樣的工作模式,等待下一個假期。

「慢品牌」提高消費者意識
英國一家公司名為「世界慢速組織」(The World Institute of Slowness),主張慢活並非只在個人生活,而是應該進入產業,利用經濟的力量,教導消費者真正樂活的概念。創辦人Geir Berthelsen善於用說故事,將抽象的概念用生動的語言傳達出來,他花費很長的時間研究出「慢速運動」的商業架構,並具體應用在產品及服務之中。旗下有的品牌產品包括有以天然有機方式製造的咖啡、洋芋片零食、冰淇淋、飲料、及手縫的衣服。主要販賣的LOGO就是「慢品牌」,納入的商品其製造生產過程,均符合透明(transparency)、極簡(simplicity)、有意識地(conciousness)。與藝術家太太一起創業的Geir說,我希望可以利用短暫的瞬間,幫助這個世界慢下來,無論是利用部落格、一句有智慧的名言、攝影、短片、一個LOGO…提醒人們放慢速度,用心思考;重視價值大於價格,珍視時間大於金錢,我們的祖先就是用這樣的方式生活,累積出無可計量的文化和藝術。

工業革命改變了人們的生存方式,我們的身分也從過去的生產者(producer)轉變為消費者(consumer),被時間追著跑的都市人,忘記了自己才是時間的主人。Geir在接受CNN採訪時說到:「我們不是老鼠,生命也不是一場競賽(We are not rats and life is not a race)」。當科技帶來前所未有的便利時,其實也帶來人與人、人與土地自然之間的疏離;當人們前仆後幾地湧向都市時,消費鏈來不及供應大量的飲食及商品需求,為了滿足失去耐心的消費市場,所以農夫必須使用化學肥料、用速食餵飽一個個飢餓的個體。達賴喇嗎在詩「我們時代的矛盾」(The Paradox of Our Age)中提到,當現代人已經有能力登上月球,卻失去了與鄰居打聲招呼的能力;我們製造出更多的電腦,儲存更多的資料和備份,但我們失去了真正溝通的能力。「世界慢速組織」希望幫助都市人重新定義時間的價值,「慢」其實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蝸牛教我慢慢活,重新定義時間
在「蝸牛教我慢慢活」一書中,作者伊莉莎白.貝里生了一場找不出原因的重病,導致嚴重神經病變,甚至到了無法自由行動的地步。為了方便療養,她遠離家人,遠離社會,搬到有專人照料的居所。一隻小巧安靜的蝸牛成為她唯一的朋友,藉由每天觀察蝸牛的習性和行為,伊莉莎白在這個怡然自得的小生物身上,看到了禪意般的智慧。書中寫道:「當朋友們在不加思索即可動手進行我辦不到的事情之際,我看到他們被忙碌的生活所淹沒,心中倒湧起奇特感受。「未來」在過去曾以各式變化有趣的方式向我招手的所在,如今僅剩一條前去無路的路徑。文字細膩的作家,用美好的文字教導我們活在當下的意義,時間,只有在深切感悟並深受感動時,才能顯示出其價值。佛學大師說:功夫,其實就是時間。而我們記憶中最美好的時刻,不也是那段與心愛人共度的時光嗎?

「世界慢速組織」提出的的「慢革命」其實只是重新思索「時間」的定義。一般人所定義的時間,是手錶上直線前進的時間,其單位僅僅是刻度上的分秒時間,然而有一種時間是無法被計算的,希臘文稱之kairos,可以翻譯為時間、光陰或是機會。Kairos不是偶然出現,而是有意義、有目的,同時,又好像光滑的野獸,就算在這一刻捉到它,一不留神,它也會溜走。許多美好的藝術品、建築、工藝、音樂、書本,甚至是偉大的思想,都是這樣產生的。以現今的價值觀來說,用一生的時間寫出一本可以長久流傳的書,值得嗎?用半世紀的歲月構思出改變人類的思想哲學,值得嗎?農夫花費七年的時間,用來復育貧瘠受到高度汙染的土壤,只為了種下香郁芬芳花草,值得嗎?金錢買不到時間,而時間也不等於金錢。

滲透商業體系中的慢革命
過去一直擔任企業顧問的Geir,擅長以激勵人心的方式增進員工的生產力,甫出版的書籍「快不能解決的事」(The Slow Fix)中提到,合作客戶包含有日本汽車TOYOTA和挪威知名遊艇品牌NORSAFE。過去鮮少透露商業機密的Geir,因為本文分享了他的心得,起初這些國際知名品牌,用心製作出高品質商品而得到客戶的肯定,奠定了品質的信心;然而在快速經濟的思維下,接受大量訂單而大量出貨,然而日子久了之後,公司內部漸漸出現問題,也許是效率降低,跨部門溝通困難,品質出現瑕疵,消費者接二連三的抱怨。於是SlowConsulting企業顧問團隊進入公司核心,與當地員工一起工作,找出問題所在,加以改進。Geir的經驗告訴他,這時候快速出貨已經不是解決辦法,必須要放慢速度,重新思考,這樣的調整方式往往是挽救企業的關鍵時刻。

很多人不解地問道:「為什麼要放慢速度?」,但對於Slow Consulting來說反倒是「為什麼要快?」想想歷史上所有重要的遊戲改變者,他們都有共同的特色:充滿創意、正確的決策和優秀的表現,而這些特質無法在快速運轉的社會中被重視。在定義快慢之間,也許可以想一想,你是否願意花時間在傾聽、觀察、融入、學習、反省、用創意為工作找到新格局。

看見目標,也想看見風景
「世界慢速組織」最早是為好商品建立「慢品牌」,幫助消費者用購買支持永續性產品,將老祖母的美好生活貼上新時代的創意標籤。至今發展出眾多的旗下品牌,包括慢教育、慢時尚、慢設計、慢藝術、慢生活;之後發展有趣的概念,如慢銀行(SlowBanking)、慢電話(Slow Phone)、慢購物(Slow Shopping)、慢牛仔(Slow Jeans),其中還有意想不到的慢巧克力(SlowChocolate),Geir笑著說,有99%的人喜歡吃巧克力,但只有0.01%的人知道巧克力是如何被製造,巧克力是商業市場裡最大的騙局,若消費者不去了解其生產過程,就不可能了解真正的人生。

背景為工業心理學的Geir,過去長期致力於數位創意平台與深度心智發想,他說創意點子主要都來自歷史的重要偉人,包括羅馬大地奧古斯都(Augustus)、愛因斯坦、愛迪生、甘地、美國反叛音樂家巴布•狄倫(Bob Dylan)、世界「慢食運動」發起人卡羅.佩屈尼(Carlo Petrini)等,這些改變歷史的人,都曾經公開讚揚「慢速」的莫大價值。Geir並非是第一個提倡慢速運動的人,電影「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Eat, Pray, Lov)地點背景選在義大利、印度、峇里島,為的就是找回失去已久的慢條斯理和被大腦理性分析遺忘的靈魂。我們總是習慣於將日曆上的空白日子填滿,藉由一個又一個馬不停蹄的約會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看見目標,但看不見風景的人生,值得嗎?

創作者介紹

慢 學 院 (andanteschool)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