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慢學院
籌建慢學院,是因為看到周遭許多朋友花了幾十年在職場打拼,賺了錢卻不會過生活,甚至還把健康和家庭賠進去,於是花了三年時間上山下海尋找對的地方,期待提供一個令人從呼吸就能自然慢下來的好環境。此外,再搭配寓教於樂的獨家課程,有內有外、有動有靜,不涉及任何宗教,也不玩掏心挖肺、激勵流淚橋段,一切師法自然。

目前日期文章:2017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外婆和她的裁縫歲月

小時候有一陣子,父母農忙,把我這個年幼的孩子,託請屋後那條溪對岸,鎮上的外婆照顧。當時還不到學齡年紀,清潔衛生會自理了,母親知道我懂事,不吵人,她放心地隨手塞幾件細軟到布包裡,從此以後,好幾個清晨,我都在外婆的通舖上自然睡醒過來。

秋靜-柳青亮-1.jpg

建築得像棋盤的外婆社區,每棟三合院的間距道路既狹又短,幾乎蓋得一模一樣,抬頭看得到排雨水的洞口、俯下身能清楚透視戶戶相連的排水溝。屋外,是家犬也好、是野貓也罷,時間一過午,收斂的秋陽灑在暖暖舒身的泥土上,總見牠們的爪抓住地、蹬長著身體,打起慵懶的哈欠。那年代少人有汽車,能有機車代步就羨煞了,這社區的建築特色,來到我們這年代登上報紙爭相採訪的版面,那般孿生的房子,我天天迷路,也天天央嘴裡喊著的嬸婆、姨婆牽回家。

 

外婆知道我終究不會走失,不過串門子罷了,家家戶戶也都知道我是在這邊養大嫁出去女兒的孩子,當我趁外婆不留神,移步野到哪戶的時候,哪戶就得承擔接手送我回家的事。

秋靜-柳青亮-2.jpg

外婆話不多,高挑的身材,得仰起頭才能看見她宛如明月的慈容。我不想串門的時候,總靜靜地拿個板凳,坐在她腳踩著自年輕以來,為養活一家人,而規律擺動的裁縫機踏板旁邊。童年的高度,頭部剛好閃過展開放裁製衣裳的木板,裁製到一半的女裙布料低垂下來,會輕撫著我細嫩的腮幫。最甜美的記憶莫過於午飯後,睡個覺起來,還可以啃著外婆從大灶口拿出熱騰騰的烤番薯。雙手捧著香噴噴的點心,低眼望著她那雙過去差點被裹的腳盤,一前一後,娓娓悠悠、不疾不徐地配合答、答、答、答上下針的機械聲,那時,發現自己愛上緩緩答答的優美旋律,從清晨彈到夜晚,再從深夜彈回清晨。

 

有了可以撫我入眠的裁縫車聲音後,不再往外串門,賴在外婆的踏板邊,看她趕製鄰里的嫁衣,瞧她慈眉善目專注做事的神情,取代了對放眼望去相似度高達90%社區的好奇心。

文章標籤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把握慢的生活

 

這天的課只到中午十二點。隨著老師宣佈下課,同學們忽然都神采奕奕了起來,一別片刻前萎靡的精神,教室內充斥討論去哪吃午餐的聲音,陸陸續續的,

有共識的小團體成群結隊出了教室,最後,教室內終於只剩我一人。為何我不與任何人同行呢?因為我沒有被其他大學生視為必需品的機車,他們所到之處我去不成,教室此時的寧靜與剛才相比,使人感受強烈的反差,但這正是我所喜歡的狀態,思緒會緩緩沉澱下來,便可打開書本來場短暫的深度閱讀之旅。

把握慢的生活1-姚廷衛-1.jpg

把握慢的生活1-姚廷衛-2.jpg

其實坐在教室還有一個好處,學生餐廳的人潮會散去,與其花時間排隊,不如在教室多待一會兒,約莫十二點半,輕輕的闔上教室門窗,往學生餐廳走去。校園內是很適合行走的,很少有交通工具帶來的紛擾,行人們既安心又安全,而且校地幅員遼闊,景色優美,若是走的太匆匆,往往忽略許多迷人的事物,有人說這樣是浪費時間,若已習慣以腳踏車或機車代步的同學當然會這樣想,但也許他們放下成見,實際走一遭校園,能有所改觀,散步,帶來的是種獨特的踏實感,每段距離都不假外物完成,每個節奏全憑自己主宰,是多麼令人欣喜。

飯後,圖書館絕對是個好去處,在沒段考壓力的日子,午後的圖書館圍繞著悠閒的氣氛,靜謐且寬敞的空間,及書本和木製桌椅的氣味,使我感到親切又熟稔,不自覺的,緊繃的肩膀放下了,身心都獲得舒坦,然後,走上5樓,來到一個小角落,有著弧形的牆面,高聳的天花板,這兒是圖書館頂樓四個小圓塔之一,頂樓來往的人較少,正適合想安靜睡午覺之人,在老位子旁放下背包,然後坐了下來,不久便沉沉睡去,自然醒時通常是兩點多,接下來又拿出進度中的課外讀物,徜徉書中世界。

把握慢的生活1-姚廷衛-3.jpg

就這麼糊里糊塗地,一不小心晚餐時間悄悄來到,天空也像被墨水渲染般逐漸昏暗,為了飢腸轆轆的肚子,只好起身離開令我流連的圖書館,再次朝學生餐廳而去。

文章標籤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D85490圖1.jpg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詩:韋應物〈滁州西澗〉;圖片:〈豐子愷的抒情漫畫〉)
    這是一首很有禪趣的詩。特別是野渡無人舟自橫此句,可謂詩林中的奇樹。這個字尤其精妙,增添了畫面的動態感,賦予無心的小舟自主的悠閒。試想,在一個急雨的春日夕舂,渡口少了遊人渡客,這條小船就自顧自的擺蕩,隨著潮水慢慢地打橫……這是一個脫離常態的瞬間,平日被操縱的客體,成為自然界中唯一的自由主體
    行走人世,我也嚮往野渡邊的小船,無須承載負累,忘卻悲歡離合的人間送別,就做一個自在、孤獨的夢遊者。如果旅程沒有方向,甚至連旅程也無,那麼,這種無心的時刻,是否就能有無我的暢快?

    是,人生於世,畢竟有無數未竟的責任,以及釋之不去的情與義,讓人無所遁逃於天地之間;唯有心地寬廣,悠然自慢,才能不被塵世枷鎖羈絆。所以我最愛在月光下自我釋放,以銀河作為我這艘小船的生命之海。徜徉月光下,「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裏。」

    猶記得我意識中許多純淨的時刻,便是發生在月色之下的:或許坐在公園裡,或許是信步在喧鬧的街市中,只要有一片月,蒼茫也好,皎白也罷,那一種超出平常自己的經驗,就發生在這種可以想也可以不想的感動中。

    我曾經獨據公園的長椅一角,為了生存的意義哭泣,在月光之下,所有的眼淚都變得不再悲傷,只是一種浪漫的發洩。也喜歡浸淫月色中,身心靈放空的時刻,所有的智慧武裝、專業形象,盡皆從我生命中出走,而所有的愚昧偽善,都不過是月光下的一片陰暗。每一天我都想好好看一看夜空,彷彿,仰望的姿勢是一種神秘的儀式,讓我的想像和心事,上達天聽。佇立吐高吟,舒憤訴穹蒼, 千姿百態的月夜,是我更接近自己心靈時,最美的舞台背景。

    我們的生活需要「空隙」或是「留白」,讓焦躁的日常得以暫停,心靈可以沉澱,身體可以喘息。講究效率,心情不由自主隨著報表起伏的高壓族群,最需要流浪或旅行。只有暫時放下業績考評,屏除優勝劣敗之心,才不致讓自己迷失在競逐之中,茅塞本心。何妨就慢慢走、細細看,也許「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感動俯拾即是;靜靜聽、輕輕探,大自然的呼吸與身體的韻律自能感應。

    米蘭˙昆德拉在《慢》之中提及:「慢的程度與記憶的強度直接成正比;快的程度與遺忘的強度直接成正比。」有人上夜店追求一夜情,省略了含蓄、曖昧、了解的種種繁複過程,將之充作是快速處理情欲的解藥。快速的上床、刻意的匿名、無情的離開,一切都是為了――加速遺忘。遺忘的強度越大,背負的污名越容易隱匿。這不正是米蘭˙昆德拉所說的:「快的程度與遺忘的強度直接成正比」?

    「速度是出神的形式,這是技術革命送給人的禮物。」從此以後,慢的樂趣失去信徒,無所事事悠閒的人,反而被批評為失落、缺乏行動強度的人。因為慢的理性讓一切都「瘋狂」不起來,不適合孤單現代人的靈魂需要,更配不上慾望的盲目性與自我遺忘的催眠。

文章標籤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D84699(圖).jpg

【文章分享】~在公園散步(捲夢穎)

有多久沒有緩慢的生活了?有多久沒有在公園獨自一個人散步了?或許是因為平常太過於緊繃,導致於自己每天必須到公園享受一下那一個人的片刻還有時光。

盪漾的湖泊,水藍色的天空外加上明亮的陽光裡是多麼的愜意與自然,也因為這樣我總喜歡帶著這種非常無憂無慮的心情在這個公園逛著,順便拿著熱騰騰剛買好的早餐就這樣一個人在公園湖泊旁吃了起來,甚至有時候連樹上的麻雀都會在我身旁不斷吱喳的叫著,讓我的心情有著不錯的感覺。

在慢活的步調中,除了有徐徐的風吹拂著,還能聽到樹木晃動的聲音
跟松鼠在葉子跟樹枝的身影,而我平常也喜歡拿著相機到處拍著牠們的身影,雖然失敗的機率很高,但在這一個沒有壓力的情況之下,我
可以放慢自己的身軀,在這個很適合崇尚自然的地方,隨心所欲的將
這一些情景盡收眼底。

很多時候我總是感到很憂鬱,甚至感覺到煩躁,但自從到公園散完步之後我就慢慢覺得自己應該這樣子在吃喝玩樂之餘,來一個不一樣的生活,所以有很多時候看見公園的那一些人也是跟著自己一樣,非常悠閒的在那一個地點看著湖泊,彷彿那一個湖泊有什麼力量在述說

文章標籤

慢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